主页 > 设备博览 >改朝换代的失忆:宁靖王朱术桂殉节记 >

改朝换代的失忆:宁靖王朱术桂殉节记

设备博览 来源:http://www.jjwyth.com 发布时间:2020-07-12

我们读台湾史,第一个印象是外来政权一大堆,这个去,那个来。荷兰、西班牙,郑氏小王朝、大清帝国,小日本帝国,以及大中华民国。奇妙的是,历史不太会告诉你:改朝换代后,那些权倾一时的前朝王孙、达官贵人,下场如何?

史书上不乏「前朝遗民」参与新朝廷的纪录,中国历史多是识时务俊杰,为前朝壮烈殉节的,不多。所以在台湾,类似皇孙末裔朱术桂悬梁自尽,又留绝命诗「艰辛避海外,总为几茎髮」,妻妾随同殉节而留下供人凭弔的五妃墓史蹟,很少。难怪,有些权倾一时,当年致力捕杀「共匪」与「台独」的国民党文武大官,「艰辛避海外」、「反共为民主」之后,如今可无缝接轨、络绎往来朝拜共匪新中国。

所以,我们的台湾史课纲,可能要微调,往培养有羞耻心国民的角度前进。老番这篇要重新解读史料,重新再讲宁靖王朱术桂。讲我们的爱国主人翁阿桂,如何为他政治理念殉国的壮烈事蹟。目前大家所知的故事,大同小异,但震撼力太小,所以无法震惊姦顽贰臣。

阿桂,在主流历史叙述中,被郑成功父子优遇,延揽来台。但熟悉南明王朝党派斗争故事的人会知道,阿桂与浙江鲁王一起被郑成功穷困在金门。1663年,他与国民党,啊不,南明孤臣党(Nationalloyalists)仓皇总撤退到台湾(台南),然而,与郑氏政权相敬如冰。

阿桂来台后,郑氏小王朝大概把赤崁省街(Provintia)接收的荷兰政厅分给他当王府、当住宅。又把接收荷兰时代汉人在高雄开垦的Techou(竹沪)田园拨给阿桂收租,作为维持妻妾奴僕生活之资。史书说:「朱术桂亦自垦竹沪(tek-hòu)之野」,多少有溢美之词,皇孙亲自耕种,不可能。接收敌产纳为己有或分享亲友贵人,中国固有传统。

1683年年中,阿桂得知国军兵败澎湖海战,南明主义统一中国烟飞湮灭,于是在郑氏小王朝的文武百将还没完成回归祖国、继续享受荣华之前,选择自杀殉国的壮举。一般文献有说是阿桂先在自宅上吊,然后五妾鱼贯追随。亦有资料说五妾先吊投,阿桂写完绝命诗再投环自尽。无论哪种说法,相同的是:家国之痛,仅仅上吊一瞬间。

2017年鬼月,老番从日本的《华夷变态》风说书中,不经心看到当年开船去日本做生意的东宁国国民、台南人老船长之口供,也感谢长崎日本鬼子照录,今人才知阿桂殉节居然如此费安排,以及多日煎熬!阿桂殉节大场面,一直被中国书和谐、小剧场化了。

改朝换代的失忆:宁靖王朱术桂殉节记

台南老船长等人的口供中,阿桂是先让五个小妾在家中投环自尽,亲手埋葬于五妃墓。几天后,他政经沐浴斋戒后,冠服步行到永福路的另一间大关帝庙。在那里,与台湾人民泪别,将冠服交给东宁国的不成材囝仔王郑克塽,接着在庙里用缎帛悬梁,引颈,踢开椅子,不久断气。

六十六岁的朱术桂是北人,身材比一般人高,又肥胖,或也许是关公悯其皇明忠义,缎帛突然断裂,阿桂大体因而落地,仪容「颜色如生」,没吐舌。

故事继续发展,小说家或哲学、神学家也可进场讲这段历史。家宁靖王府中有五女自尽,是凶宅,捐作天妃、天后庙,是很好的安排。天妃帮助施琅干掉大明中国的最后反攻复国根据地,在这座凶宅上施琅上将又立「平台纪略碑」,镇住皇明皇民,啊,也有某种中国神学意义之网。

有人爱咒骂台湾人是日本皇民后代,也没错啦,骂的人也是大清皇民、清国奴的后代;大部份不分你我都是皇明皇民后代,除了可怜的原住民以外。大明、大清与小日本皇民,三民主义,台湾命运共同体。

皇明皇民之帝王孙朱术桂,选择在大关帝庙自尽,应该有理由。相对于绝大部分成天喊反清复明的高官武将,最后都跑去大清国继续享受权贵,阿桂选择在忠义庙里从容就义,悲凉一也。

荷兰红毛番时代,东印度公司的街道设计,不知缺少哪一根筋(就中华文化价值来看),让房子与台湾西部溪流一样,大部分坐东向西,阿桂住的王府也跟着坐东向西,所以他选择庙口朝南的关帝庙见祖宗,王者南向。悲凉二也。关帝庙里面有阿桂自己书写的「古今一人」匾额,他选择在古今一人之前悬梁,悲凉三也。

改朝换代的失忆:宁靖王朱术桂殉节记

改朝换代的失忆:宁靖王朱术桂殉节记

悲凉之四,就是老番看到有人解释说阿桂的王府,因思念祖国,所以王府门口向西。都是荷兰人,以及上帝害的!台湾西部溪流也向西,思念祖国。真悲凉。

清末,沈葆桢为阿桂题祠联:「凤阳一叶尽,鱼贯五星明」。此刻,老番目墘出水,眼见安徽凤阳花鼓朱皇朝最后一叶飘落台南大关帝庙,女人五粒星,如泪垂映在天边。可惜,据说下联如今已不见,难怪上京国共论坛络绎不绝,旧星不见,只有新五星,人心浇薄,侥倖。所以,台湾新历史,有迫切的需要。

热门内容
小编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