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环境天地 >竟然是一份那幺真挚的爱。 >

竟然是一份那幺真挚的爱。

环境天地 来源:http://www.jjwyth.com 发布时间:2020-07-28

6月1日,我手机的行事曆跳出一个通知,上面写着「嘿嘿来」。我看了手机,再看看不远处正在盯着我瞧的嘿嘿,笑着说:「嘿,两年了耶。」。

嘿嘿,是一只黑猫,名字来自一首歌,那首歌开头就这幺唱着:「嘿嘿,我的朋友…」。这是孙越和陶大伟两位老大哥的经典,在八零年代非常流行。当我把装着嘿嘿的提笼放到车子的副驾驶座,发动车子準备回台北的时候,不知道为什幺,我就开始唱起这首歌。

「嘿嘿我的朋友 让我向你来问候

抛开须恼和忧愁 享受人生乐悠悠…(大家一起来)…」

后面的歌词忘光光,所以就一直重複前面这段。

从台南开车回台北的路上,到了第一个休息站,我下车找了个纸碗,倒了点水,塞进提笼给牠,直接就跟牠说:「嘿嘿,喝点水吧。」,没想到,这只黑黑的猫,从此名字就变成了,嘿嘿。

那天是2013年的6月1日,我在台南刚演完舞台剧。

在那天之前大约一个礼拜,我在脸书名叫「米克斯的画笔」这个粉丝团上,看到有关这只黑猫的认养讯息。版主写,同笼的其他猫咪都已经被认领走了,只剩下牠。好几个月过去,牠开始严重掉毛。

「到底什幺时候才会轮到我呢?」,这样的句子,对照着猫咪的表情,让我觉得牠就是一脸无辜的不解。

蒙太奇。我知道这是自己在心里剪接的结果,但我就是不忍心。

联络了版主,请她协助让猫咪可以在6月1日晚上,我演完舞台剧之后的时间,去配合的动物医院带牠上台北。

那天演完,到了医院是晚上将近十一点,猫咪也已经做好相关检查。「听志工说,猫咪很乖?」我问,「你去看就知道了。」医生笑着说。

我觉得不妙。果然,护士把我带到一个大纸箱旁,「因为牠一直抓狂,我们担心你来的时候不好带走,所以先帮你放在纸箱里。」她好心的说。

这…。

我坚持要把牠装进我的提笼带走,于是,院方七手八脚的把牠从纸箱移到提笼。过程中牠嘶吼得像只会吃人的小兽,狂暴的乱窜。

所以到了高速公路休息站,我只敢开一个小缝,把水碗塞进去给牠。

「嘿嘿,喝点水吧。」我说。

这名字完全是随口叫叫,因为我已经和好朋友「流浪动物花园协会」的志工说好,让他们做后续的送养,但前期的医疗,像是预防针、结扎、住院隔离这些,费用不管多少,都由我负责。

「到时候肯定会再有别的名字的啊,是吧?嘿嘿。」餵着水,我顺便安慰牠。

我偶尔会这样和一些送养单位配合,总之就是能送一只是一只,虽然救也救不完,但对每一只动物来说,就是牠们一生的幸福。

接着我听到笼子里立刻传来咕噜、咕噜的喝水声,才想到牠不知道已经在那个箱子里又惊又怕、又渴又饿了多久。

转眼,两年过去。这两年与嘿嘿相处的日子里,只要我在家,不管到哪,牠都会在不远处待着。每次随意的回头,都会看到牠睁着那双大眼睛正在凝视着我。

牠肯定不知道,就是这双眼睛,就是这看着我的神情,让我决定把牠留在身边。

那天到台北我的家后,原本在医院那幺火爆的牠,却变得乖顺听话,竟然安安静静的待在那双层隔离笼里,不吵不闹,也从来不会跟我家其他的猫咪们生气。

只是当我一出现,牠就会死命地盯着我。不管我做些什幺,牠就是死命地盯着我。那双眼睛彷彿在说:「你不可以再把我丢掉!」。

好,我知道又是蒙太奇。是我内心小小电影院在自行播放着自己的想像。

反正,就这幺被看了几天后,在跟流浪动物花园协会约好交猫的前一天,我打了电话,说,猫我要了。

从此,牠就留在我家。当时随口乱取的嘿嘿二字,也成了牠正式的名字。这两年来,只要我在家,不管到哪,一转眼,就会看见牠在不远处,睁着牠那双眼睛,盯着我瞧。

我一回家,第一个跑来迎接我的是牠,每天晚上睡得离我最近的也是他,在我养猫的三十年经验中,他还是唯一一只会自动跑来找我讨亲亲的。

牠的性格还是很爆裂,没有其他人可以多靠近牠一步。回台北之后第一次带去医院打预防针、洗澡、剪指甲的那天,牠把整个医院都要搞疯了。唯独对我,一睡醒就会过来舔一舔我的手,再抱着我的手亲一亲、小小的咬一咬,从来没有对我发过脾气。

我常常想起我、与牠初次相见的那个夜晚,我俩在漆黑的高速公路上,由南往北赶着路。沿途,我们听着音乐,聊着心事。到台南带牠前没几天,我的爸爸去世了,而牠,在收容所的牌子上,备注的是「饲主送交」,意思就是,牠是被主人带到收容所去的。

我们俩都失去了很亲爱的人,我们俩也都在那的不久之后,再度拥有了很真挚的一份爱。

每次看着牠,我就还是会想唱:

「嘿嘿我的朋友 让我向你来问候

抛开须恼和忧愁,享受人生乐悠悠…(大家一起来)…」

谢谢你直接又热情的爱,我也好爱你,你一定感觉得到吧?嘿嘿,我的朋友。

【后记】

蔡嘿嘿来到我家的时候,已经是两~三岁的成猫。很多人在领养动物的时候,总以为动物一定要从幼时开始养才会好教,其实这真的不一定。连我这从小养猫养大的,也曾有这样的迷思。但包括嘿嘿在内的很多次的送养经验里,我看见的却常常是完全相反的例子。

成猫、成犬等等的动物,几乎都懂事又贴心,如果你正在寻找一个可以互相陪伴的动物朋友,真的可以在做好功课、仔细思量自己的能力和接下来的生活计画后,考虑一下到收容所或各个送养会看看,可能属于你的美好缘分正在某个角落等着你哟。

我的另外一只猫Shadow是从「流浪动物花园协会」领养的,于是跟志工成了好友,协会固定都会办认养活动,2015/6/6、7 (六、日) 的PM02:00-06:00,在新北市中和区中山路二段291号的南山威力购物广场,去给志工们打打气也好哟。

竟然是一份那幺真挚的爱。

竟然是一份那幺真挚的爱。

图说:猫咪 嘿嘿


热门内容
小编推荐